卿zero.

雨停了,你可以再见我一面吗

*小糊写手

*第一次写雷安

*没逻辑

       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掩去了刚刚的满眼猩红,沉沉的仿佛要坠下来,压抑得整个世界都静悄悄的。淡漠的风凌厉地穿梭着,霎然间,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一个少年在雨里奔跑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
      好乱,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喊他,是谁?他是谁?....自己又是谁?
      小路覆在草坪上,穿过松树林,盘旋曲折,像一条羁绊着世界的带子,缠绕着这阴沉的世界。
      少年在小路上跌跌撞撞的跑着。
   “我,我为什么会在这?恶党……在哪?”他下意识的转头寻找、查看。可映入眼帘的,满是黑压压的松树林,还有头上墨色的天空。
     他竟然感到了一丝绝望,停下了奔跑的脚步 两眼无神地走到了一个长椅边,缓缓坐下。
坐在长椅上,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知道---他要去找雷狮
    困意很快席卷了长椅上的少年 受了大雨的侵袭 只怕是生了病
    安迷修只感觉浑身无力 眼前一片模糊 头也疼痛异常
    眼睛欲要闭上
 “库擦!~”
   一声惊雷 安迷修刹然回神,在一瞬间的怔刹后起身,拍了拍身上的雨滴,又跑进了雨幕中....
少年在雨中奔跑 迷惘且冲动 身上早已湿透 可以清晰地看到肌肤的纹理。
!!!这是一个公园 熟悉
     直觉告诉他 这个公园 他和雷狮都很熟悉....
安迷修跑进去 迷茫的环顾四周 眼中尽然是在雨雾中显得暗绿的杨树林 星星点点不知名的小花还有 ....繁茂的冬青丛后背对着他的长椅上那个紫毛的人
    ...雷狮!
    安迷修不顾因过度淋雨二瑟瑟发抖的身体 继续向前奔跑
少年的脚步沉重且急促 踩在地上溅起朵朵水花 又在空中与雨滴混合 混合着重重砸在地上
   “恶党...”终是跑到了长椅面前 安迷修此时已是气力全无 只剩下心中寻找雷狮的信念以及仅存的丝丝意识
     安迷修看着坐在椅子上昏倒的雷狮 后者全身湿透 可以隐隐看到白色衬衫下的肌肉纹理。
右臂处还有血迹在慢慢渗出 和着雨水把右臂处的白色布料染成淡红色
     安迷修颤抖着伸出手 想要触碰雷狮右臂的伤处 可...
      他的手竟变得半透明 穿过了雷狮的身体
     安迷修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一切似乎很美好 眼睛所及之处 只有他和他的恶党 雷狮安然入睡 可他...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触碰不到...
     为什么...
     那个自始至终喊他名字的是谁 这是哪 雷狮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为什么雷狮会受伤...为什么他触碰不到他的恶党...
     安迷修茫然的站着 雷狮不置可否的坐着
在雨中 两个极好看的少年构成了极美的画面
坐着的少年安然入睡 可站着的少年脸上却是极度的狰狞 
       沉默 仅有雨声
...恍惚间 又是一声惊雷 竟劈中了两人身边的一颗银杏树 树立刻焦黑冒烟 沉沉倒下
死亡?
他想起来了,全都想起来了……
“原来我已经死了啊……”
泪水从他的脸上与雨水一同落下 本是冰凉的雨滴 带了一丝热度 滴在了雷狮的指尖
雷狮似是感应到了什么 突然把眼睛睁了开 
“安迷修!”但又自言自语的闭上了眼睛 强忍的泪水一瞬间迸出了眼眶
“他已经不在了啊...雷狮你在想什么 还在想着他回来找你吗...”
安迷修惊呆了...雷狮看见了自己...但却以为自己是他恍惚中的梦境
而且...天不怕地不怕的雷狮竟然哭了...
“恶党...你不能哭啊 你之前不是吃xx哭了我抱他的醋吗...可是现在...我抱不到你啊!...”
........
雷狮抬起头 雨已经停了 伤口似乎已经不流血了
刚才是安迷修的声音?
呵...怎么又出现幻觉了 
雨停了...该回去了。

💗元与均棋💗我收养了一个人类

  第一次写元与均棋,写的不好也要爱我好吗!

这个梗忘了从哪里看来的了,想写好久了

#⭕是妖精!(太适合了啊啊啊,)

#均朔是人类

#妖精抚养人类

#第一人称⭕视角

*我也分不太清我到底写的均棋还是棋均了

*夹杂一点山有奇石(?他俩是这个名字吧)私货

*之前谁说过顾易要拥有姓名来着...有姓名了!
 

  我收养了一个人类。



    这年头收养人类可是妖魔的时尚。人间正逢乱世,被抛弃的孩子数不胜数。当初山上那只狐狸刘岩随手救了个人类的崽崽养着,起个名字叫周奇,又乖又听话,被养的白白嫩嫩的招人喜欢。不少妖精都眼馋的很,纷纷出去企图捡个人类崽崽回来。 

    我就是在山脚下捡到这个孩子的。三年大涝后三年大旱,民间鬻儿卖女易子而食。他的父亲早已在纷乱中死去,母亲为了护着家里仅剩的一点余粮被人活活打死。他一路逃到山脚下,却也已经奄奄一息。要不是我及时发现,他可能已经被野狼啃的一干二净了。

    我把他捡回去收拾干净,发现这孩子虽然瘦弱干瘪,眉眼却好看,当即动了心思。

    怎么说呢,崽崽的确超级乖,还很粘人。都多大了还缠着我一起睡。我也算体会了一把人类养崽崽的喜悦了。 

    崽崽越长越高,很快我就得抬头看他了。老父亲心里有点小小的挫败,不过想想这么好看的崽崽是我养出来的我就很自豪啦。

我家崽崽可不是普通的崽崽,他还会吹树叶,每次我心情不好,他就凑到我跟前,软软糯糯的跟我撒娇:“你别生气拉,均朔吹树叶给你听好不好?”

    隔壁山头有家人养的是个女孩子,跟我家崽崽岁数差不多,叫顾易,据说两个人之前就认识。她天天往我家跑,一看就是对我家崽崽有意思。虽然我看那只孔雀不顺眼,但是这个女孩子真的又温柔又漂亮,配我家崽崽刚刚好。

    只可惜我家崽崽好像不太喜欢这个类型的女孩子,每次人家来都阴沉着脸,转头就跟我撒娇。

    自家的崽当然得自己宠啦,毕竟撒娇的崽崽那么可爱!

    只是孩子到了年纪总归是要成家的,凡人都是这样子的。我跟崽崽说了,他似乎很生气,然后就离家出走了……

    崽崽我错了你快回来!

    崽崽终于回来了,带着一身的鬼气——鬼气?!我看着他那一身伤,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只能默念,自己的崽崽,自己养的,忍着。 

    等到崽崽伤终于好了,我问他为什么要把自己弄成那个鬼样子。

    我从来没把你当父亲,他很认真的说,如果说做凡人必须成家立业,让你看着我死去,那我不如做鬼。

    嗨呀这个死崽崽!我含辛茹苦把你养大,你居然不把我当爸爸!

    喂,崽崽你干嘛?你亲我干嘛?等会,你手往哪儿放呢?

    我让你叫我爸爸,没让你这种时候叫我爸爸!你个不孝子!

    不过,其他妖怪有崽崽算什么,我可是有个崽崽兼恋人——如果他能放弃在某些时候喊我爸爸就更好了。

【卓你】他的白衬衫

 

是疯狂YY+脑补之作
双向暗恋

来自一个梦
我和仝卓的(捂脸骄傲)

梦里的白衬衫仝卓真的超奶但是也超欲啊啊啊

圈地自萌
代入自己也超爽
请勿细究 

第一人称~

正文

你做梦也不会想到啊,平日那个受受的不起眼的同桌仝卓过了一个寒假声入人心播出后,他会有那么多人喜欢。

你其实早就超喜欢他了。

高三分班排座位后他坐到你身边的时候,闻到了一股超级清新的薄荷的味道,但若有若无的,很是勾人,让人想…再深入?bushi!

“你好…我叫仝卓。”好像是很害羞的男孩子呢 ,做完自我介绍之后脸瞬间就红了 ,笑也很腼腆

但声音好好听啊,作为一个声控,你是真的沉醉在他低沉醇厚如大提琴般的声音里了啊。

“仝卓?好听~但你这个姓很生僻欸。”你对他笑着说 他脸又红了几分 小声说:“嗯…你…你名字也很好听。”

自习课的时候 ,你一直在偷偷看他,少年有着特别精致的面容,长的有点像…对对对那个刘昊然!

但仝卓好像眉眼更清秀,一双眼睛尤其好看,笑起来仿佛有星星在其中闪烁,嘴角的弧度也恰到好处呢,白瓷般的牙齿微微露出。

嗯…唇形也超完美呢!好像是杂志上说的那种最适合接吻的唇?!bushi!

想着这些,不觉就看呆了。

台子上的纪律委员看到你入迷的样子,喊了你一句 让你学习。

一句就好了啊,为什么…

他还喊了一句:“你这么看着人家仝卓 一见钟情了?”

班里像放进了一颗巨型炸弹似的,忽的炸开了锅,嘴里喊着的都是:“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你把头埋进手臂里,羞耻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

仝卓会怎么看你啊…会不会讨厌你…觉得你是个花痴女

想到这,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竟对上了视线, 他也是满脸通红,但此刻正笑盈盈的看着你

当时对爱情还没有具体的想法。

大概…就是这样吧。

你…喜欢…

你喜欢仝卓!

渐渐了解到…他竟然是学美声的,是男中,怪不得声音这么好听啊,但他平时都是很腼腆的模样啊,唱起歌来是什么样子呢…想听他唱歌欸!

懵懵懂懂的过完了高三上册 。

没想到…你同桌竟然还是仝卓!!!

缘如此妙不可言吗…

你忍着脸上的笑意,来到他身边。

“你好啊 我的仝卓同桌~”

他身子好像崩得很紧呢,腰板挺得直直的,那么臃肿的蓝白校服,在他身上却衬身材的很。

怎么办怎么办,好像更喜欢他了…

要不要表白呢…可是…

书上说喜欢不一定要在一起,况且…如果他不喜欢你…是不是朋友都做不成了…

时光飞逝,转眼高考结束。

毕业晚会上,你终于听到了他唱歌。

《九儿》。

好像是首情歌?

他唱的时候好像一直在看你…

你的脸又红了,

怎么回事啊,自从遇见仝卓之后,每次看到他好像都会脸红…

班里几个好事的男生点了酒,还灌了他好几杯。

他好像从来没喝过酒啊…酒量一定不会很好吧…

你一直在往他那边看…果不其然,他的脸染上了一片绯红,目光也迷离的很 。

结束后,你被抽到送他回家。

…未完待续

dbq我不站卓玮了 打死也不站了 我现在卓儿毒唯。很毒很毒很毒的那种。
(可以给我安利我也可以跟你聊他cp但是我不磕 真心不磕了)

置顶

卿零。一个搞声女孩。

2002.5.20破壳(没错我跟仝卓一天生日)

仝卓是生命之光 我爱他 非常爱他

我端水 但是偏仝卓

元与均棋 云次方 卓玮
🚩🚩很雷初见,非常雷

不喜欢听安利 我有我自己选择

不喜欢瞎bb 你要是觉得很无聊那也没办法

就这样。

欢迎找我玩

我说过 我对仝卓就像对家人一样

mxh女孩36碗水端平 其他35个自是这样。

过激mxh女孩 不喜别看。

一个个是没有辨别能力吗???这就成gay了?

谁不闲的没事干跟兄弟开开车??还有要脱粉了ww我真的懵逼

(如果你不想脱粉但是接受不了找我 因为我精神洁癖当初也有点受不了)

1.先不论这东西是真是假 就算是真的 你跟你朋友没这么开过玩笑 女孩子之间关系好都可以互摸好吗 有必要这么上纲上线?

2.一个ttxs刚刚转正 一个sqdhz固定主持 俩人今天晚上还刚好有zct要播 显而易见。故意的。

3.麦带摘本来就不太方便 去厕所还带着本来就是为了方便结果成了某些人的可乘之机?

很赞成一个姐妹的一句话:

"有些人对这些有实力还年轻而且好看的孩子眼红了。"

(这算侵权吗ww)

想跟各位姐妹说一下 冷静 别太激动 微博别骂人 一条条链接举报评论光之心就行 别让别人说mxh女孩素质不好骂人(他们骂就骂 清者自清。)

最后!感谢所有在微博卡黑清广场的姐妹们

今天起床早 熬夜卡黑的姐妹太让我感动了ww

看着热搜一点点往下降...我太爱你们了!!

mxhszd!mxh女孩都是神仙呜呜呜。


[日常吐槽]论郑云龙人格分裂(有锤)

◎日常锤 自己瞎bb 就图个乐呵 您不喜欢请出门右转

——正文

我真的...我实名吐槽 郑云龙!人格分裂!

Hyde..(是这样拼吧)海德杰克转换久了出不来了是吗?!入戏了!?说一下...实例

台上 台下(录节目/采访)

我着重强调!(划重点了 快拿小本本记下来)

无论什么时候 阿嘎在和阿嘎不在 不一样!

①台上

管你什么金城武 光头强 三星堆

反正是音乐剧王子!感情如海浪一般喷涌而来 涤荡着每个mxh女孩的心灵。代入感超强。哪怕是《慢慢喜欢你》也是A到爆 气场就是五个字:

老子最牛逼!!!

不要不要的。

②台下(特别强调阿姓艺人作用)

鸡头那个大家应该都知道吧...举着一只手跳 锁骨微微露出 笑的那叫一个奶!绒绒小猫猫?

我台上的霸气大龙呢?!

还有一个不知道姐妹看没看过(有链接的可以发给我!)

嘎子先走了 然后绒绒穿了一个黑色到膝羽绒服 插着口袋 噔噔瞪跑去追嘎嘎 头发还一膨一膨的往上跳

人设呢?

嘣!!!哔!!好像....塌了?

——但是!!

只要阿老师不在 大龙又开始炫酷狂霸拽模式了 整一个暴躁青岛老哥 谁敢来惹我?
阿老师一在
不说话 笑 绒绒安心当花瓶~
你cue我我就说几句 唱?好我唱

PS作为龙嘎女孩之前我还一直不信嘎嘎采访说的“他很依赖我”

现在....唔唔

青岛《我的遗愿清单》方书剑 周继琛
唯一能录的谢幕部分
谢幕还这么高能我....我好爱方书剑

[卓玮]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暗黑 慎进)

仝卓

他像我的光。——前记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谁

-一个写手的深夜自我救赎

黑暗,铺天盖地的黑暗。

布满裂痕的墙上不知什么时候起有了片片青苔 刚从水沟中的壁虎散发着浓郁的臭气 轻晃这刚刚长出来的尾巴

似在鄙视。

似在炫耀。

丢了尾巴还能长出来 我丢的记忆呢

没有去看医生 觉得不仅是丢了记忆 更像是换了一个灵魂 一个未经人事却又世俗无比的灵魂

无趣 真是无趣

从包中翻找着钥匙

啧啧啧

又丢了

。罢了 习惯了

抬起手腕 那只纤细...不

瘦弱到病态的挂不住手表只能看着它来回旋转 表盘已滑到里侧的手腕

唔 这么宽的手表带子还是藏不住这13道割痕吗

有钱了再去买一个吧

?...

凌晨两点。

揉揉眼睛 抹了把脸

今晚...刺激。

要夜不归宿了?

走出破旧到三岁孩童一掌便可打烂的单元门

完全不在意多少蜘蛛网落到身上了

反正在那也是碍事

——

“一共是37元。”

1end